别崩溃,宁愿怠工!

别崩溃,宁愿怠工!

在英佰瑞/温坎顿(英国格林福德)超市配送中心打工和扇动的经验。

英文原文"Don’t breakdown! Slow down!",AWW(Angry Workers World)著,《Workers Wild West》报纸第二期,2015年。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地址:【英国】格林福德,奥丽奥尔街
邮编:UB6 0TP。
工人:400,包括为英佰瑞工作的约100名司机和40名IT合同工
薪资:合同工(固定期限合同工)6.7英镑/小时,(晚6点后7.7英镑/小时),永久雇佣工(无固定期限工人)9.15英镑/小时。

英佰瑞配送中心有很多故事可以讲述:在“冷冻”部门(零下27摄氏度),蛋蛋被冻成冰棍,在“冷藏”部门(0摄氏度)中令人厌恶的没完没了的循环播放资本和心的广播,手动液压车竞赛和那些看上去像便秘的侏儒一样的霸道的车间经理。友情和药检。回头会有人把这些故事讲给你听……一定!

我们要在这篇文章中向你讲述这里的临时工尝试进行的一次怠工斗争,这次斗争发生于2015年2月。

* 首先,我们得分析一下合同工的大致情况。这将说明为什么在我们之间建立紧密的联系非常困难,这种联系是组织起来改善我们的处境所必需的。困难重重,但并非不可能。

配送中心

配送中心为180家英佰瑞的便利店供货,这些店主要分布于伦敦的北部和南部,但是也有一些远在朴茨茅斯和南安普顿的店。货物来自供货商——蔬菜,三明治,肉,等等。拆掉货板,然后人们按照订单把一定数量的货物放入“笼子”。让后把这些笼子装上卡车,送往不同的便利店。“周围的”人使用电动车辆,在“冷藏”和“生产”这两个部门中,人们使用液压车来拖动货板。有些货板重的像一辆小汽车。

零工时和取消排班

在“冷藏”部门拣选的60-100名工人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受雇于一家名叫Templine的派遣机构。男工平均在岗3个月,女工稍长。作为一名临时工,无法保证工时,他们会根据排班表安排你工作五天或六天,但可能会就在你要开始工作前两个小时取消。这种事经常发生。

Templine公司头一天晚上收到订单数量,第二天早上确定。根据这个“体积”,比如要在“冷藏”和“生产”拣选的6万件货品,他们会提供一定数量的工人。如果量大,他们就会安排工人加班或上满7天,如果量小,工人一周可能只上一到两个班。

公司雇佣的工人数量会超过所需提供的数量。为什么呢?他们不用保证每个人的工作时间,所以雇佣更多的工人也不会花费更多,更重要的是,这能够让Templine/Wincanton/Sainsbury's 用取消班次的办法给工人施加压力,为了让他们做的更快。如果你的效率很低,你的排班就可能被取消掉。

生产率

他们怎样测定你的效率呢?我们有一块数显手表和一个扫描仪,扫描仪戴在手指上,扫描车间货笼里的货物和标签。手表会告诉你需要为每一家店拣选多少货物,还会告诉你每小时应拣选的数量。效率的测算是很武断的,比如,它并不考虑东西的重量,要求你用很高的效率拣选每一件货物。

在一整天当中,他们会变着法地把你的生产率甩到你的面前。仓库里有电脑屏幕,上边会显示你个人的“CPM率”,派遣机构的家伙们在仓库巡视,告知你的CPM,在我们上班前集合的房间里,有一个每日更新的公告板,上边有每个人的CPM,最后但他妈同样操蛋的是,他们在你每天早上上班之前给你发一条信息,告诉你前一天表现的是好还是坏。如果你一段时间内的CPM-rate太低,就会命令你去“开会”,基本就是一顿臭骂。

这样,他们就制造了一个典型的你死我活的竞争状态:人们害怕在CPM名单中被落在后面,而被取消排班,但是每个人都做得更快的话,每个班需要的人就更少,也就可以取消更多的排班。这是人们害怕和感到彼此间存在竞争的一个原因。温坎顿的永久雇员没有这么大的压力,他们的排班也不会被取消(他们保证能得到每周40个小时的工作)。

永久性工作的诱饵

另一个让人们更快地工作并彼此竞争的方法是用永久性工作做诱饵。如果大家认为有机会(成为永久性雇员),就会做的快。招聘的过程甚至比测算工作效率更武断。有几个人两年来做事一直都很麻利,他们申请过四次,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有些人3个月后就能获得永久性雇佣。因此,毫不奇怪,人们想出了各种“理论”:“波兰人能得到永久性工作,因为很多车间经理是波兰人”,“他们不喜欢罗马尼亚人”,“如果你是棕色皮肤,那你就没有机会了”。管理层利用这些“理论”,例如,他们乐于看到仓库的波兰工人和车间经理更亲近,而不是和他们的索马里同事更亲近。

(语言)分化

这给我们之间建立联系造成了另外一个问题,不同(语言)群体的问题。很明显,各类人混杂在一起在仓库工作。例如,从罗马尼亚或波兰来的女人(对她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这不仅是她们来英国后的第一份工作,而且就是她们的第一份工作),还有从伊拉克来的上年纪的人(有完全不同的生活经历)。气氛不算坏,但是有些人“坚守自己的小圈子”,很大程度上因为他们的英语很糟糕,跟其他人交流很困难;有些人还因为一些固有的思维方式和种族偏见而不信任他人。这让我们在一起很难讨论我们的处境,以及我们能做点什么去改善它。因为,正如你看到的,这些都是我们团结起来做些什么来对抗公司的不利条件。

工会

仓库里有一个工会,叫做“团结起来”(Unite)。但这个工会的对象是永久性工人,而不是临时工。临时工人几个月就会离开,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没有必要加入工会——还因为他们没有一个要做些什么事情来改变自身处境的中期计划。

* 其次,我们得分析人们为了给公司施压都做了哪些尝试。这也意味着要搞清楚,在没有永久性工人和(或)司机的支持下,仅临时工自己,是不是能成功地做些什么。

要求

很明显,临时工都有相似的问题,要求“每周保证4个班次和每小时9.15英镑”是一个好的起点。作为一个派遣工,排班会被取消,而且通常工作生活更不稳定,比如没有病假工资,因此我们认为应当通过提高小时工资来对他们进行补偿。对不同行业的派遣工来说,情况通常一直是这样的。但是你怎样去提这个要求呢?你必须迫使他们接受。但是怎样做呢?

会议

工作的时候比较多的人聚在一起讨论并不容易。经理们盯着你。大家压力很大。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时休息。所以下班后经常会有5个、10个或者15个人的小型会议。但是即便晚上8点左右下班后再开会也很困难,因为大家都很累(你出来的是早一点还是晚一点取决于你下班后跑的有多快)。

第一张传单

这个阶段由工人的朋友散发第一张传单会有作用,这个传单基本上用来传播诉求,并讨论用集体“怠工”给管理层施压的方法。事后我们并不确定这种方法是否有效,因为这也会让管理层警觉到有事情正在酝酿之中。但是这的确会让在仓库里人们之间产生讨论。

收集签名

有人建议征集签名,向templine公司发出请愿书。我们拿了一份templine公司同事的名单,然后决定先去找谁。我们认为一旦有了20个“可靠”的人和他们的签名,那些可能会犹豫不决的人也会签名。即便一些人害怕签名,觉得他们会被取消排班,但是收集到30个签名也不困难。但是随后人们开始越来越担心:如果大多数临时工愿意做一些事情,他们会轻易地开除我们这20个人,让永久性工人加班,并雇佣新人。虽然我们想的是每个人都应该去征集签名,但实际上只有少数几个人做了,所以这是我们当时决定停止征集签名的另一个原因。

斯温登市温坎顿临时工的抗议

同时,我们听说温坎顿公司在斯温登市运营的马克和斯宾塞仓库(Mark and Spencer warehouse)的临时工举行了抗议。我们试图与他们取得联系,但是我们只有官方工会干事的联系方式。那儿的工人要求同工同酬(equal pay?),他们在M&S商店的门口举行抗议。这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但是还不足以让温坎顿公司或M&S让步。我们在我们自己的仓库里散发了一些关于他们抗议的消息文章,告诉人们其他地方跟我们处境相同的临时工正在有所行动。

第二张传单,给永久性工人的传单

这时,几个朋友散发了另一份传单,这次主要以永久性工人和司机为对象。他们散发传单时打着一个写有“温坎顿给我们加薪!”的横幅,以便让司机从远处也能看见。传单的大致内容是,我们这些临时工需要永久性工人的支持——同时临时工的条件改善了对永久性工人也有好处,这样管理层就不能给他们施加更多的压力了:“看看这些临时工,他们比你工作的更努力,仅仅为了最低工资。”一些司机赞同我们的传单,还给我们发了表示团结电邮——这很好,但是还不足以建立彼此的信任。

封锁?!

我们听说过意大利仓库工人的罢工。这些罢工是少数工人发起的,和我们的情况有点相似,但是这些工人的支持者帮助他们堵住了仓库的大门。200个人堵在门口,卡车只能停在原地。这时其他“更害怕”的工人才有勇气加入进来。大部分支持者是其他仓库的工人,还有一些学生或这来自左翼团体的人。我们没有那样的支持。

宣读我们的要求

我们又开了一个大一点的会,决定在一次上班前的例会上,当大家聚在一起时宣读我们的要求。这时管理们会要求临时工和永久工性工人更努力地工作,专心堆放货物。两个志愿者宣读诉求,我们知道这会让他们有风险。但是我们认为,比起有个人签名的请愿书,宣读我们的诉求更好一些——当诉求来自所有temp公司的工人时更有效。那两个人宣读诉求的时候,大家都在会议室,大多数人后来赞同这些诉求,并且开始进一步讨论——但是同样是以分散的小组形式进行讨论。

管理层的反应

Templine公司的反应是从伯明翰派来一个高级经理,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周内,他们把所有70个左右的工人叫到办公室去单独“会谈”。他们讲的都是些常见的废话:“我们也想给你加薪,但是温坎顿不愿意,而且实际上如果我们一小时给你9英镑,就会有很多人来应聘,所有的年轻人或那些刚到英国的人(像你一样的人!)就没有机会了;所以我们实际上是帮了你的忙!”。但是这至少表明,他们认真对待这种情况,而且想要看看我们是否会为了这些要求而采取行动。

温坎顿公司正式工同事们的反应

温坎顿的正式工是什么反应呢?当人们听到我们宣读我们的要求时,大部分人说:“是啊,你们这些可怜的家伙,他们应该给你们涨涨工资。祝你们好运。”所以是的,多数人都或多或少的支持我们,但是只是以个人的名义支持我们。总的来说,温坎顿的正式工更害怕。新的正式工都想要通过严格的3个月的试用期,而且他们觉得如果英佰瑞取消了与温坎顿的合同,他们会损失的更多——管理层经常用这个威胁我们做的更快一些。无论如何,正式工想另找一个时薪9英镑的“低技术含量”的工作都是十分困难的。失去英佰瑞的合同这种威胁实际上对临时工不起作用,难道不是吗?我们要么可以被另一家公司聘为临时工,要么可以直接被英佰瑞聘用,就像我们隔壁的乐购仓库的同时那样,在那里他们不用派遣公司。

有点糊涂

现在公司知道了我们的要求,但是很明显,从一开始他们就不会做任何事情。一连几周,我们都在讨论要做些什么。问题是,我们的讨论一直是一对一的形式,而且我们一直没有克服存在于三四个主要语言群体之间的障碍。所以,一直需要三四个人一起去找一个人谈,完了在去找下一个人谈。我们也讨论了怠工这个办法。有一天,每个人应该按照70%速度做事,这会把生产延迟一个小时左右。

* 第三,我们要从错误中学习。

怠工

怠工的想法一直酝酿了几周。在某个周日,约10个人的一个小组开始怠工,然后消息传了出去,但还是通过那三四个人。约四分之三的临时工开始怠工,平均生产率降低了近20%。当时的气氛很好!4个小时以后,临时工管理办公室的一个混蛋开始在仓库里跑上跑下,对人们喊着:“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我得去跟温坎顿的人开会了。如果我完蛋了,你们他妈的也得完蛋”。同时,温坎顿要求正式工加班,意味着在0度下工作12个小时。大部分正式工照做了,但很不幸,因为尽管下班后生产率依然比平时低20%,我们还是比平时完成的少 。“完成工作并及时发车”对温坎顿来说是头等大事。不管怎样,很多人认为这是一次很不错的行动,应该再干一次……但是随后公司反击了。

十几个告密者

公司很清楚他们必须做点什么,否则温坎顿和英佰瑞就会找他们麻烦。后来,我们发现周日那天有一个临时工找公司去告密,第二周就有两名工人被停职,并被指控“煽动工人降低生产率”。经理们叫临时工一个一个去接受调查询问。他们问谁是怠工的幕后指使者和协助者,给他们看嫌疑人的照片。大多数人保持沉默,但是还是有十几个人告密。对“告密”这个词,我们要谨慎:的确有些人要么是软骨头,要么是任人摆布的软蛋,他们为了一点好处就背叛自己的工友/同志/狱友。但是有些人只是因为面对老板的审讯时被吓坏了。不管是什么原因,一些人招了,然后至少在那时,这次怠工就结束了。

这些都给你的经验教训

我们能从这个故事中学到什么?

a)不要只让三四个人做协调行动的工作。即便他们保持低调,不久之后人们还是会发现这些行动跟他们有关,而使他们身处险境。要让协调行动的工作做得更细致,要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去跟其他人交谈。建立各种沟通渠道:工作中的和工作之外的。虽然这些说着简单!

b)慢慢来。这同样是说起来简单,因为人们通常只能待三四个月,而且他们觉得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这种制度让我们陷入rat-race。建立信任和友谊需要时间,但是人员流动性如此之大,我们不得不尝试做一些有风险的事情。但说实话:不管怎样,我们都没有太多可以失去的东西了!——虽然我们知道我们中的一些人比其他人有更多可以失去的东西:更难找到其他工作,或者更难得到事业津贴。我们必须考虑到这些情况,并且相互支持。

c)我们不知道散发传单是不是一个明智的方法,因为这样做会让管理层警觉到有事情正在发生。同时,为了接触到司机或其他部门,其他班次的人,这样做又是必要的。同时提醒管理层:如果他们不知道是否会有100个支持这和媒体出现,那当他们想要立刻开除工人的时候就要更小心一点了。

d)寻求支持,但是不要只依赖它!在西伦敦,最好能有一个200到300人的支持网络,其他地方的工人,学生,等等,能够协助封锁仓库,或者知道能够威胁封锁仓库。这还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而且从长远来看,我们可能还会面临法律风险,但是这样可以在最初的时候改善我们的工作。如果你同意,给我们发电邮,我们会把你加入我们的团结网络。

e)不要丢掉你的幽默,不要让他们把你打垮!

Comments

harriettna
May 13 2018 22:45

Feel free to visit my page - Small Aquaponics System, Muhamm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