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尾注,共产化理论,剩余人口

贫苦与债务——论过剩人口与过剩资本的逻辑与历史

Lazarus

我们习惯透过老一代的周期理论来解释当下的危机。主流经济学家围着复苏的“绿苗”团团转,而批判性的批判家只去问“恢复”增长是不是还要再久一些。确实,如果我们从商业周期理论甚至长波理论出发,就会很容易假定泡沫破灭后就是繁荣,规律得跟钟表一样,而经济下行总是为反弹式上行“铺好道路”。但是,将来一旦这团乱码解开了,我们有多大可能看到资本主义的新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