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我的租?甭想!——意大利热秋运动中拒绝交租的妇女们

涨我的租?甭想!——意大利热秋运动中拒绝交租的妇女们

在热秋运动中,不仅有争取工资的工人运动,还有妇女们在消费环节的斗争相配合。

原发表于“微工荟”微信公众号,转发于“红色中国”(2018年6月9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意大利1969年的“热秋”,工人们通过一段激烈的斗争,赢到了更高的工资、更好的待遇。

但资本是两头砍的。在老板的剥削被工人抵制的同时,房地产资本还在从另一头进攻工人的微薄生存空间。

谈意大利的热秋年代,除了在工厂里奋斗的工人,还必须得谈守着另一条战线的家庭主妇。

这些房子应属于我们

1970年的五一劳动节,在意大利的最大工业城市米兰的欧家柔公屋区,聚了2000来人在街头上开会。

一个年迈阿姨的发言引起了共鸣:“我们这些租客1968年1月开始了我们的斗争。我是最早拒绝交租的女人之一。尽管有很多困难,我们的斗争发展起来了。这里的年轻人白天黑夜都遭遇了不少麻烦。但我们下了决心。无论谁罢租,都没有人会能赶他们走。每次警察来,我们都会在,全部在一起,不让他们进来。”

街头上的居民,大多数是欧家柔租客联盟的成员,很多是家庭主妇。欧家柔是米兰政府给大量从南部“北上”打工的农民工建的公屋区。

50、60年代的意大利,因南北发展不平等,导致大量农民从贫困的南部迁移到意大利北部的大工业城。这些农民工有的住进了自建的贫民窟,有的住进了本地人建的房子,有的住进了政府的公屋。

住进政府的公屋需要有稳定的工作,需要在米兰居住了起码一年,还需要排队起码五年。虽然经了这么多麻烦才能住进公屋,可是政府的公屋也并不便宜,年复一年地涨租,很多工人尽管有稳定工组也渐渐住不起。


2009年的欧家柔区

从1964年开始,殴家柔就开始有不少人住不起公屋。当年的意大利工业虽然发达,但农民工并没有在工资里分到了好处。经济发展,物价上涨,每年加租,开始就有人住不起公屋了。从1964到1971年,一万多个家庭因欠租收到驱逐通知,750个家庭成功被驱赶。

但1968年年头,政府突然涨租30%,欧家柔的部分居民就决定了不能再忍受,不能再让微薄的收入被房租化没,不能再被默默地赶上街头:他们开始一家一家地敲门,组织邻居抗议。开了几次大会之后,欧家柔的租客联盟就正式成立。短短6个月之内,加入了700多个家庭,开始了一场罢租。

付不起的租金,活不下的城市,激起了工人们的愤怒。他们边喊着“住宿是我们的权利 – 不要交租!”,边理论着“这些房子是我们的,因为是我们(工人)建的,也是我们需要的,因此我们就要拥有它!”,边具体提倡租金不能高于工人收入的10%。在这个数万工人的公房区,租客联盟的力量越来越大,参与的人越来越多。 从他们发起之日,警察都几乎没法再从这个区域驱赶工人。

有两个事件总是让工人想起来就要笑。其中一次,是警察发现了工人不好赶,就等到社区的男人都上班了,偷偷去清空一名欠租工人的房子。可是很快,警察被守家的主妇们发现了。妇女们马上就行动起来,阻碍警察同时跑去工厂里告诉男工。

几个小时后,居民就把警察搬下来的家具全部归原位,关上门,给门换了个锁。警察就只能眼光光地看着。后来有一次警察成功赶走了一个工人——他们两年来第一次成功的驱赶。可是这次是出马了500名警察!工人们笑,为了把一个工人赶走,政府真是花得起啊!


2010年的欧家柔区

在当年的意大利,欧家柔只是矛盾爆发的其中一个小点。因为当年普遍的房租飞涨和工资过低,在意大利多个城市,包括米兰、都灵、罗马、和那不勒斯,都有不同的工人社区出现了罢租行动。

无论是在公屋房里被政府压榨还是在私建房里被本地土豪压榨,都有租客罢租。有些地方像欧家柔,直接一分钱不给。也有些地方决定了给一点但只给房东要求的一半。还有些地方除了罢租,出现了直接占领空闲房子的行动。

每个地方的罢租都是一户一户,一个楼道一个楼道地组织起来的。都是通过派发传单,写社区报,敲门等方式宣传出去。而罢租的计划和行动就通过召开居民大会做决定。在这个集体舆论的过程中,租客们开始反思了为什么要交租,是否要交租,和如果要交,租金多少是合理。

通过几年的租房运动,底层大众开始意识到,这个城市,包括它的房子,都是工人建的,而这个城市有义务保障工人的基本生存条件。因此他们无论是罢租还是占领房子,都毫不犹豫地对着城市的资本家说,住房是我的权利,你没有权力没收我的房子,也没有权力白收我的租。

家庭主妇:罢租运动的主力军

意大利热秋的工潮中,爆发了至少440场罢工,意大利的工人普遍争取到了40小时的工作周和更高的工资。虽然60年代的意大利仍然是个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女人到工厂里上班的机会不多,但无论在工厂旁边还是在社区里,意大利的底层妇女们没少参与当年的运动。

妇女们因负责家庭里的再生产劳动,家庭经济紧张就主要靠妇女们用自己的劳动去弥补。做零工赚外块一直是底层妇女弥补家庭经济的方式,但除此以外,在一个钱可以买来便利的时代,没钱就等于要放弃便利,妇女们就要在家里付出更多的劳动来维持家庭的生活。

买不起新衣就要妇女补老的,用不起电就要妇女烧柴。家庭消费不起生活便利,妇女们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劳动维持家庭的基本运转。因此,物价上涨对妇女们的影响尤其大,也尤其刺激到她们。

同时,在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里,妇女是社区的看守者。因此妇女们就成为了租房运动的主力军。男人们白天上班的时候,是妇女们留在家里跟警察对抗。她们学会了赌楼梯口,破坏警车,设立路障,甚至直接攻击警察。

在罗马的一个郊区,租客们还记得的警察抓人的一次,妇女们攻击得最猛,把十二个人从警察手里抢了回来。每天男人去上班的时候,社区就由女人来保卫,然而警察就发现女人并不好欺负。

有社区妇女指出,她们的斗争跟工厂里同时在发生的事情是密切相关的,也是一样重要。如果不守好消费线,从老板手里辛苦夺回来的剩余价值,很容易就被房东又吃了。

就如一位妇女说到的,“很多人在谈热秋的工厂(集体)合同。工人赢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我知道我家里的经济是怎么样的。当你负责购物的时候,你就看到价格每天上涨。我觉得我们亏得严重了。”

从以上这些日常斗争的经验里,大家逐渐意识到,仅仅只是通过罢工和谈判斗争赢得的工资,很容易就在资本控制的消费领域里失去。

同样的道理,光降租也是不够的。工人的生活成本降低了,如果不搞定老板,收入还会降下去,最后也只会生活在生存线上。

因妇女们的勇敢抗争,大家就能获得物质改善的暂时胜利,正如一位欧家柔妇女的感受:“罢了两年五个月的租,我省了很多钱。我更健康了。我有更多钱给孩子们,给那些真的需要的人。我有了点钱给一些年老的退休人士。我说这个不是让你对我有什么伟大印象。但就花一分钟想想。不要把你的钱给老板,自己留下来。给孩子。给年复一年被剥削在工厂里斗争着的工人们。”

在意大利60年代末、70年代的社会运动里,虽然社会没给到女性工作权利,但她们一样在工人运动里起到了一个很大的作用。一般家庭主妇们的斗争让工厂斗争的成果失去得更慢一些,让劳动的果实真的可以多留一点在工人自己手中。妇女的抗争精神一点也不亚于男工人们。

最后,如何彻底的解决资本主义问题,打破工资斗争和消费斗争的循环,是无产阶级更高的理想和目标。

参考文章
http://libcom.org/library/working-class-struggle-against-crisis-self-reduction-prices-italy-bruno-ramirez
https://libcom.org/library/mapping-terrain-struggle-autonomous-movements-1970s-italy
https://libcom.org/history/autoreduction-movements-turin-1974
https://libcom.org/library/take-over-city-italy-1972-lotta-continua

AttachmentSize
2009nianoujia.jpg77.56 KB
2010nianoujia.jpg52.4 KB
paghiamo.jpg48.84 KB
lotta-continua.jpg59.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