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组织起来

这篇文章对为什么我们要在工作中组织起来并如何开始组织进行了一个基本的介绍。

原文:"Organising at work: introduction"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现代社会中几乎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低收入和过度工作中。许许多多的雇员、合同工、临时工拥有的权利很少。那些长期的拥有固定工作的人也不得不总是生活在随时可能出现的裁员阴影下。很多人都被沉重地剥削着并且遭受虐待。在英国,每年有超过2万人死在工作中或因工作而丧命。数百万的工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生活低沉、忧虑重重,并受到伤害。

为生存而工作的耻辱,是所有曾经工作求生的人都很明白的。民主,这个据称是人类社会所依据的伟大原则,它在我们上班打卡的时候就像垃圾一样被丢出了窗外。他们完全不讲这些产品是我们生产的,或是如何由我们组织制作的,而我们的工资只是产品价值的一小部分。我们倒是完全有被老板一脚踢开的权利。

工作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环境下,我们为了那可怜的一点点薪金被迫劳动。雇主雇佣工人,给我们的工资远远少于我们的劳动付出。他们从我们这里榨去的盈余金额(剩余价值)就变成了大股东和企业扩容的资本和利润。因此,所有的工人都是受剥削者。所以,在为我们更多地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争取更适宜的工作条件和更少的工作时间这几点上面我们有共同的利益。

我们可以通过在工作中组织起来做到这些。 Workplace organising on libcom.org里的文章就是帮助所有的工人兄弟们在此时此地改善我们工作的资料。我们坚信通过组织起来进行斗争,我们可以为建立一个——建立在集体工作间的合作而不是资本主义剥削下的,生产产出通过工人/消费者自治委员会民主决定的、工作时间被大大削减——新世界播下星星之火。那些被我们认为有害和无用的产业,诸如武器制造业、银行业、保险业,都应统统被淘汰掉。

像食物、住所还有衣物之类的生活必需品,我们每个星期只用上一点时间就能把它们生产制造出来。那些只和利润有关但破坏环境的产业,比如燃料发电厂之类的,我们可改为利用清洁可再生资源。

我们认为只有在工作中采取直接的行动才能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消灭日复一日的当代工资奴役的苦工制度。削弱老板赚取利润能力和让他们屈服于工人要求的任何方法都是直接的行动。
所有在这里所讨论的策略要想真正成功,都要依靠广大工人的团结和协调一致的行动。而个人怠工和瞬间的报复心理都没有什么作用,尽管都觉得这样能让你度过一天烦闷的工作。但是对于真正意义上获得集体的权利,对于我们这一大批不满的工人来说,没有比直接行动能为我们创造出更好的一天。

* Estimated at 21,663 in 2001. Sources: CCA, TUC, Hazards Campaign 2002

充分利用工作中自发的反抗

如果在你们工作的地方,发生了一件激怒了许多人的大事件,为了能组织有效的行动,为进一步的争端建立集体信心,你们该如何做出反应。对此,本文提供了一些建议。

原文:"Making the most of spontaneous rebellions at work"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我们总是有一套经过检验、可信赖的机制,以应对工作中的突发情况,那将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但不幸的是,在许多工作场合,机制往往是软弱和混乱或者缓慢和官僚主义,这使得机制不再适用。“不参与”是最令我们烦恼的情况。突发的反抗往往因意外的决定或事件而发生,如,不公平的解雇,换班等等,这往往需要我们有特定而迅速的行动。如何充分利用工作中这些自发的反抗,下面是一些小提示。

1、迅速采取行动

根据我们的经验,对突发反抗的反应必须得非常迅速。如果我们只是等待,然后在事件发生许多天之后,才把人们召集起来开个会,那么,事件将不再是人们头脑中的中心话题了,老板们的决定也因为施行了一段时间而得到了工人们勉强的接受,最初的愤怒将会过去了,而且行动的时机也可能错过了。

2、三思而行

尽管我们需要快速做出反应,但我们还是得仔细地、负责任地把问题考虑清楚,当我们的确很愤怒时,这显然有些难以做到。我们所做的将导致情况的改善还是仅仅导致更多人丢掉工作?像工人而不是政治活动家一样考虑问题,这永远是最重要的一条规则。而且,尽你所能准确地给人们传达信息,对一项行动可能导致的结果要如实告诉人们,避免给人们错误的希望。

3、使每个人都离开工作岗位

下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使每个工人都离开工作岗位,停止做老板们期待我们去做的事情。服务客户,接听电话,保养汽车,堆垛货架,这些事情在我们头脑中根深蒂固了,让我们习以为常,所以,让工人们停止做这些原本他们被期待做的事情,为打开更多可能性的大门,迈出了重大一步。一旦我们都离开了工作岗位,我们就是有效的进行了罢工。老板们将想办法让我们重回岗位,而如果我们罢工时间越长,他们将越难做到这一点。小的工作地点意味着你将有更多成功的机会。例如,如果你们老板所有的员工只有3个,那么,如果你开始拒绝工作,管理者将会显得有点无所适从了。当然,这也取决于他们能在短期内雇佣到新工人的难易程度。

4、不要与管理人员对话

在早期阶段和管理人员对话绝对不是个好主意。它似乎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但是,那样做了的话,我们将不可避免的回到公司的话语权上去,争论将转向他们很强大的地方去;我们的力量来自于团结起来停止工作的能力。和管理人员接触,我们将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在10分钟尊重的对话内,你将从可以以团结的力量拒绝一个决定,到客气的询问管理者是否可以改变他们的想法,而难以避免的是你将遭到拒绝。还有,不要幻想一个“好心的管理者”将会给你带来任何更多的胜利。“好心的管理者”也只能是执行公司的政策。与任何类型的老板和官僚者谈判都会挫伤我们的势头,因此是糟糕的举动。你们最好的筹码就是联合起来,拒绝那些引发反抗的决定。

5、扩大斗争

努力将斗争扩大到公司和你工作的区域范围内,甚至整个行业。告诉你所在工作场所不同地方的人正在发生的事情,并试图让他们也离开岗位(或至少采取某种形式的在岗行动)。也许这看起来是荒唐的乌托邦式的建议,但咖啡店和公共汽车站(比如)的工人也会不可避免地因为他们自己的一些事情感到很生气,并可能加入巴士工人的自发罢工,以表达自己的要求。无论如何,即使我们的尝试没有让让他们离开工作岗位,但他们可能会想,下次事件发生时(不论是在其目前的工作还是其他的地方),再介入斗争。设法营造一种文化氛围,在这种文化中,联合起来的工人的斗争行为不被视为不正常,这才是最重要的。

即使这些类型的反抗不是完全成功,管理者也会作出很大的让步,或者至少采取更为温和的防线,这为工人们赢得了更多的空间,说穿了,除非他们反应迟钝,就像狗屎管理不会产生麻烦一样。
这将是你们行动的一个直接结果。

在岗罢工

进行“在岗罢工”的一些建议。为消费者而不是老板们而工作,免费提供商品和服务等等,这就是“在岗罢工”所包含的内容。

原文:"Good work strike"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然它还有更丰富的含义。如果工人们有老板不愿意答应的要求,这时,工人们可以联合计划一场“在岗罢工”,而不是传统的罢工。许多直接形式的罢工,如“集体怠工”,其结果更多的是害及消费者(最有可能是同事)而不是老板。这是服务性行业工人的最大问题之一。

解决问题的一个方法就是提供更好或更便宜的服务——当然是老板“买单”。

法国慈善医院的雇员们担心如果他们直接罢工的话,病人会得不到治疗。代之,他们拒绝填写药品、化验、治疗的收费票。结果是,病人们免费得到了更好的诊治(因为时间花在了关心他们的病情而不是纸面工作上),医院的收入减半,惊慌失措的管理者们三天后答应了员工们的要求。

在1968年,里斯本(Lisbon)的公交和火车工作人员以免费为乘客提供服务作为抗议,因为“提高工资”一事被推迟了。乘务员和司机照常到岗上班,但却没有带上他们收银袋。不用说,大众都在背后坚定的支持着这些“不收费”的罢工者们。电车工人们在1990年也那样干过

在美国的纽约,国际产业工人协会(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IWW)下的餐馆工人,在一次罢工失败后,采纳了协会组织者的建议,组织者建议他们“照常刷盘子,提供双倍的服务,但往低里填账单”。最后,工人们的一些要求得到了满足。

工作中自我组织的抗衡力量

完成某件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组织起来,然后自己去干。在工作中,这可以采取和老板分庭对抗的策略——自己动手改变工作环境,而不征求经理的批准。

原文:"Dual power at work"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通常情况下,如其原地等待着老板屈服于我们的要求、承诺迟迟不能兑现的改变,工人们不如自己作出改变,不需要老板点头。

一些实用的例子:

工资:

旧金山有一个咖啡店主,他是一个差劲的理财者。某一个星期,工资没有发下来。老板一直对工人们保证支票不多久就会来。但是最终,工人们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开始按天从收银机里直接拿钱给自己付工资,把收条提前打好,以有据可查。随后老板开始不满,但是,从那以后,工资都如期发下来。

工作环境:

在旧金山商业区的一个小的印刷店里,一台破旧的胶印打印机已经不能使用了,工人把它推到打印室的角落里。一台全新的打印机代替了它,老板却说他打算用那台旧的“仅仅复印信封”。复印机修理工人开始拆卸那台“老古董”,给其机器留下配用件。除了经理,对每个人来说显而易见那台机器再也不能工作了。

因为它占用了本来就很拥挤的印刷室,印刷工人叫经理把它挪到楼上的库房去。他支支唔唔,却从来没有考虑到过这件事。最后,工人在一天下班后,用手推车将那旧机器挪到电梯里,放到楼上去了。当时,经理正好发现了,对这一对其权利露骨的篡夺,经理脸色铁青。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向他们提起过这事。原来放旧机器的地方改造成了一个“工人休息处”,这里有椅子,有杂志。

休息:

伦敦的一个办公室里,雇员们不满,因为只有吸烟的人才可以休息5—10分钟只要他们高兴。他们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这些休息的权利。没有询问经理或者“人力经理”,雇员们就自己开始实施了这一想法。并告诉新来的人这个“规则”。

同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为什么不想一想在工作场合你能做些什么改变呢?工人们自己达成实践的制度和规则,管理者们通常不敢去挑战,因为他们怕破坏稳定的局面或者说破坏“合作’的气氛。

应对职场暴力胁迫☆指南

本文提供了一些在工作中受到上级威胁恐吓时的应对建议以及通过个人的、法律的、团体的手段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法。

原文: “Dealing with bullying at work guide"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裁员、增加工作量以及将个人“表现”与工资挂钩使职工的工作压力大大增加。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表明有一半的工作压力是由于职场暴力胁迫引起的。很多已有的调查揭示了大多数的胁迫事件是老板造成的,但是来自于工作“同事”的胁迫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随便你这么称呼这些事情:骚扰、挑衅、强制管理、胁迫或者“只是一个笑话”——它们所有的通用标签都是事实上的职场暴力胁迫。种族歧视和性骚扰,或者性别及残疾的歧视,也是这种胁迫的形式。暴力胁迫是个人或者集团针对相对弱势人群进行长期的,生理或者心理上的侵犯。它不仅仅限于谩骂等这些公开的打击,而且是隐蔽的,难以防范的,常常发生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此外遭受打击的人因丧失自尊和自信而不敢面对它。认为只有文静柔弱的人会遭到暴力胁迫的想法是非常幼稚的,因为即使一个人很受欢迎或者能力很突出,只要A bully认为他是一个威胁的话,他就会毫不手软。无处不在的职场暴力胁迫在这个世界里并不让人惊讶,因为它结构森严——富人榨取劳苦大众,男人统治女人,家人虐待孩子……工作也是这么组织的,为了控制工人的行为,管理层被许以优厚的条件。

当Bulllies在高级管理层培植党羽的时候,支持者、眼线以及“董事会的傀儡”也会慢慢在他们周围拥簇。因为有一部人急切地想投到他们的怀抱,The bully就利用这一点在工人队伍中制造对抗,更严重地是他们制造的意识形态上的分裂。成为一个The bully,通过转嫁给他人来掩盖自己内心的不适应,与bully沆瀣一气,似乎是一个在职场生存的最好办法。但是只要a bully 感觉可以踢开你了,他们会这么做的。

生活的梦魇

被职场暴力胁迫后的人会感到很脆弱、孤独和沮丧,有可能会得一些因为压力而产生疾病,如长期的头痛、消瘦、溃疡或者肾病。他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也会受到影响。
“比尔那时逐渐变得内向和孤僻。我知道一定是他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只要我一试图问他,他就变得很暴躁。他越来越瘦,并且对什么东西都失去了兴趣。那时他整天在家里睡觉……三年里,我们的房子里没有过笑声。” 那些经受过职场暴力胁迫的人经常会感到很羞愧,并且认为自己可能做了什么错事,是自己应得的。

识别职场暴力胁迫

早早地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你非常有利。问题往往出现在有个新人到来或者某人新近被提升的时候。最早的信号是感觉工作中的关系变得不正常:你的上司是不是对你与以往有所不同?虽然标准没变,你对你工作所受到的不断的批评和贬低的话语感到平静吗?你开始发现那些工作中的错误全认为是你的问题了吗?还有其他的一些暗示,比如,不断的评估,无聊的差事,假装抱怨,不断地在别人面前被羞辱以及上司拒绝承认他们可能是错的。

A bully总会试着除掉他们感觉是一种威胁的人:有才干的人不提拔,冒用他人的建议或工作而受到表彰;要不他们就先不给你安排充分的工作和职责,然后再责备你懒惰、工作缺乏主动性。

生存

尽管说的比做的容易,但是在应对暴力胁迫时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被它慢慢击垮,要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尽量对你的心情和行为负责,正确地看待事情,不要让你的生活被它支配。不论你感到有多泄气,都要抽出时间去找下你的乐趣。把事情对你的朋友们说出来,他们很多都要类似的经历。你可以去学一些自卫术,或者做一些树立自信的训练,这样也许能帮你更好的应对。

基本策略:对于言论攻击要予以坚决回击——告诉the bully你不能容忍对个人的言论抨击。保持镇定并且条理清楚地告诉他们你要说的。如果他们冲你大吼,你不要理会,只要重复你的话直到他们开始听你讲的(他们更可能是离开)。如果下达的命令不明确,就要要求书面的澄清,这样对你很有利,而且可以当作有用的证据。对你自己的判断和能力要有信心。如果可以的话,避免单独和the bully在一块。

法律

没有专门的立法来处理职场暴力胁迫。雇主有法律义务保护雇员的健康,并且向安全员咨询有关安全健康的事项,其中包括作为职场压力因素的强制行为。安全员有以下法定的权利:检查工作环境和接受健康安全问题的投诉。涉及性别、种族和伤残方面的胁迫事件触犯了《性别歧视法案》(1975)、《种族关系法案》(1976)和《伤残歧视法案》(1995)。英国应该对职场暴力胁迫制定政策,以清楚的表明不能容忍这种胁迫。投诉程序应当基于胁迫事件可能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停止这一事实而组织制定。应当有独立的检察官。职场暴力胁迫不是那些有了好的政策就会减少的事件,但是这样一个规程能够为组织打下基础。(参见团结联盟Solidarity
Federation的宣传册《工作中的安全健康》有关依靠法律和工会排解困难和问题的部分,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发送电子邮件到solfed @solfed.org.uk)

反击

检查核对你的职位说明书没有被篡改。对你每次遭受的言语攻击,违规和随意的命令或者你的能力受到质疑时都要做一个详细的记录,包括日期,次数和地点。事后写信给the bully,对他提出质疑,保存好双方通讯或者备忘录的复印件。投诉的时候要坚持事实,避免人格诋毁。送一份控诉材料的副本到更高的管理部门是一个不错办法。不管在哪里,投诉会议上都要有一个证人在场,不论他是你的朋友还是工会代表。告诉你的医生你所发生的事情,他们通常会给你一个病假单,以便你有时间康复和做下一步的打算。特别重要的是,在病假单中要说明事情的原因以及the bully的名字,这是一个非常要紧的证据。

提出控诉可能使事情变得更糟,会加强the bully的报复心,并且你会被贴上“麻烦制造者”的标签。当你一个人和他们对抗的时候是不安全的。职员中有很多人都遭过职场暴力胁迫的侵害,并且遭受过的人越多,你潜在的同盟越多。一所学校的职员在一个问题上为了避免进一步的争论,顺从了校长,并且保持沉默。校长开始很得意,慢慢地就疑惑了起来,“他们现在都怎么了?”职工们说:“虽然这没改变实际的问题,但是我们感觉好很多,因为现在不再是校长发号施令了。”

适度地团结你的同事,和谁说话的时候要小心,而且当你让充足的数据使用它的时候。

要有创造力:在布告栏上、个人电脑上发布讽刺他们的漫画,等等。如果出于难言的生活难题而不顾一切地毁坏他们的笔记、财产、汽车等等,但是要很小心,记得有闭路电视,不要被逮到。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联系团结联盟:外部的团体的帮助很有用,记得要匿名,这不会妨碍我们的团结。

最后的补救办法

作为最后的方法,你总是可以辞职并且努力向劳资裁判庭证明由于工作环境难以容忍,你被迫离开。你应当已经被雇佣了两年以上,且需要一份关于所受虐迫的详细记录,以便能申请“推定解雇”。裁判庭会仔细审查虐迫事件的记录,当然他们主要的兴趣在于有没有符合规定的程序。对可接受的证明人的请求能够增加获胜的希望。赔偿金有很多种。在“卫生和公共事业工会”Unison获胜的一场庭外和解中,一位苏格兰的社会工作者由于上司的暴力胁迫而引起的疾病而被迫辞职后,在1996年获得了66,000英镑的赔偿。被护士长长期打击之后,来自东北泰晤士国民健康护理中心的一明名庭访问保健员在1997年获得了5,000英镑的赔偿金。

组织人们对职场暴力胁迫的活动反响很大,并且有助于在工人队伍里建立起广泛的信心和团结,一位叫鲍勃的邮局工人说。他解释说:“资方不断地想从我们中间套出一些信息,以便他们裁员和增加利润。但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他们的活动效率。这就是我们用以改变我们的工作为所有人的利益而做的知识和经验。同时,我们手上有一只持续发展的游击队活动……而且反对那些与资方站在一块的工会官僚。诚然,我们不像我们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强大,但是我们始终坚持这种不合作态度。”

☆ 译者注:文中的bully可以理解为实施bully行为的人,bully本意是威胁胁迫,但在本文内,又包括一些生理伤害、及其他一些非暴力行为。译者非专业翻译,结合本文,译为职业暴力胁迫。多有疏漏,敬请谅解。

怠工指南

如果老板们不满足工人们提出的要求,除了罢工的手段外,工人们还可以集体决定采取开始怠工的方法。这篇文章包括了一些关于这种方法的注意事项和建议。

原文:"Go-slow guide"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起故意放慢生产的速度,这样既使老板们的利益遭到了打击,又不使工人们丢掉工钱。如果所有人都团结起来这样做,就能防止有人单独受迫害。 怠工或是放慢生产速度,这种方式有着悠久而又光荣的历史。在1899年,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市,组织起来的码头工人要求增加10%的工资,但是被资本家们拒绝而继续进行罢工。然而,罢工破坏者们把农业工人召集起来代替码头工人们的工作。码头工人们不得不承认失败,并仍在原来的工资待遇下工作。不过在返工之前,他们从工会秘书那听到了这样的话:

“还是给你们原来的工资。老板们一遍遍地说他们很高兴见到农业工人在罢工的几周中代替我们进行劳动。但是我们在工作中已经看穿了他们,他们都推不动一只小船,搬运的货能掉一半。简言之,他们两个人都做不成我们一个人的工作。尽管如此,老板们宣称他们对这些伙计的工作都很满意。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像农业工人们一样地那样去工作吧!”

工人们完全按照建议行事。过了几天,承包商向工会秘书发出了请求,恳请他们告诉工人们像以前一样进行工作,他们愿意给予工人们10%的加薪。

在世纪之交时,印第安纳州的一伙铁道工人被告知,他们将会被减薪。工人们马上带着自己的铲子到当地的铁匠铺里要求铁匠们把他们的铲子剪断2英寸。返工后,他们告诉老板:“减少工资,铲子也变短。”

托病怠工

相比于一场传统的罢工,“托病怠工”是一个极好的“非罢工式”罢工的好方法。“托病怠工”需要的是组织工人们同时打电话请病假。

原文:"Guide to sick-outs"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通过组织所有或者大部分工人在同一天或多天同时打电话请病假,就能使你们的工作场合陷入瘫痪。和通常的联合罢工不同,这个方法可以在单个部门或工作区域有效地使用,甚至在没有正式工会组织的情况下,这个方法也经常能够取得成功。

在美国,直接行动是公共服务业工会罢工的传统方法,但这在法律上是被限制的。

在新英格兰地区(New England,美国东北部六州的总称)的精神医院,仅仅是“托病怠工”的念头就取得了明显效果:一商店服务员和一个管理者谈到一个被解雇的工会成员的时候,不经意提到了最近有流感在传播,如果没有足够多健康的人监管病房,那将是最糟糕的情况。

就在同一时间——当然是巧合——许多人打电话给人事部门问他们还有多少病假,管理者得到了这个消息,并重新雇佣了那个被解雇的工会成员。

2006年,丹麦100名飞行员同时请了病假,导致丹麦很多航班瘫痪。1969年,美国数千名空中交通管制员为了更好的工作条件和工资情况,托病怠工

按章怠工指南

一篇关于”按章怠工”的简短指导——如此严格地执行工作中的规章制度,以至于什么事也完成不了。采取这种劳工行动,可以避免丢掉薪酬。

原文:"Work-to-rule: a guide"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怀有老板们不愿意答应的要求的工人们可以联合起来采取“按章怠工”,而不是罢工。

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有迷宫般繁复的规则,规章,标准等等,其中许多是完全行不通的,通常被忽视。工人们往往违反规则、利用自己的技术的做事、无视权力界限,以能达到公司的目标。为了按时完成目标,必须得采取快捷的方式,这是工人甚至是管理人员们(他们的工作是执行规则)达成的一种默契。

但是,如果这些规章制度被彻底执行的话,又会发生什么了?结果将是混乱——生产力和士气将直线下降。而且最重要的是,工人们不必陷入麻烦之中,因为毕竟“我们仅仅是按规则办事”。在国有化之下,法国铁路罢工是被禁止的。

尽管如此,铁路工人还是找到其他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满。一项法国法律要求,工程师必须保证火车会通过的桥梁的安全。如果在个人检查之后,仍不确定是否安全,就必须得咨询其他工作人员。所以,每一座桥都如此仔细的检查,每个工作人员都咨询到,当然,没有一趟火车按时运行。

为了获得一定的要求且不失掉工作,奥地利邮政工作人员严格遵守规则,所有的邮件必须得称重,看看邮资是不是粘贴足够了。以前,对于那些显然重量不足的信件和包裹,他们都直接通过(检查),这体现了规则的真正精神,而不是生搬硬套规则词句。工人们将每一单个邮件都仔细归类,仔细称重,然后把它放到正确的地方,结果是,第二天,未称重的邮件使办公室显得极为拥挤。

或者想象下这种情况:在美国,捷运(BART)列车驾驶员在主干线的任何地方可以要求“ 10 - 501s ” 的方便时间,而且中央控制处(Central Control)不能拒绝要求,这在现实中很少发生。但是,如果突然每个列车驾驶员在通过海湾时都要求“10-501s”的方便时间,管理者会怎么做了?”按章怠工“提供了许多行动的可能性,如果工人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就能够取得胜利而且不丢掉报酬。

揭发指南

有时候,仅仅是告诉人们工作中发生的事情的真相,就能给老板施加很大压力。这篇短文包含了关于怎样用报道来改善工作情况的一些信息。

原文:"Whistle-blowing guide"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消费类产业如餐馆和包装厂是最脆弱的。而且,正如“在岗罢工”那样,你将获得大众的支持。大众的支持决定它们的成败。

揭发可以像和消费者面对面交流那样简单,也可以像太平洋煤气电力公司(P.G.&E.)的一位工程师那样富有戏剧性。这位工程师透露,公司的代阿布洛大峡谷核电厂(Diablo Canyon)的核反应堆设计图被颠倒了。又如,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本世纪初发表的小说《丛林》(The Jungle),揭露了肉类加工厂令人震惊的卫生标准和工作条件。

服务员可以告诉餐厅顾客,那些给他们端上的高级人造料理,其实是用各种替代品和简便方法做成的。国际产业工人联盟(IWW, 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 )下的纽约星巴克(Starbucks)工会成员给咖啡连锁店里的老鼠蟑螂拍了照,并把这些照片展示给罢工纠察线(picket line)外的顾客。

另外,几乎所有的企业都非常害怕税务审计。。。。。。

正如“按章怠工”使通常放宽了的标准得以结束,揭发将这些放松了的标准告知于众。

同时应该提醒揭发内幕的人,揭发极有可能带来被解雇的危险——尤其是在小的组织里——因此要格外小心。

破坏性罢工

“蓄谋破坏”是各种各样招数、恶作剧、愤怒的通称,它能提醒老板,他是多么的需要工人们(而工人是多么的不需要他们),这里有一些例子。

原文:"Sabotage in the workplace"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蓄谋破坏”("sabotage")一词起源于法国工人,这些工人把他们的木鞋(("sabots")扔到机器里去,卡住它们,让它们停止工作。“蓄谋破坏”涉及工人们能进行的可以减少产量或工作速度的所有行为。

这些行为,小者如在工作时间打私人电话,大者如破坏财产或资料。

尽管“扳手策略”是非暴力的,但它们大多数还是不被社会接受。它们应该是在斗争最激烈的地方使用,在那里,老板和工人之间处于公开广泛的阶级斗争中。下面是一些大的“蓄意破坏”的例子。

将靠磁性记录信息的材料(如磁带,软盘,保护性差的硬盘)置于强磁场中,所记录的信息就能被破坏掉。当然,仅仅是把这些含有重要信息的东西“错放”也能做到这一点。餐厅工人可以在当地宠物店里买来大量的蟋蟀或者老鼠,放到(餐馆)一个合适的地方。更为有趣的是,你可以在“健康公告牌”上写一个匿名的提醒。

“工贼”和“破坏罢工者”是长期困扰罢工活动的一个问题。在1886年的一次铁路罢工中,罢工者们往家里偷偷带“纪念品”。奇怪极了,没了这些小而关键的零件,火车无法运行,“工贼”们发现他们也没什么事可干了。“工贼”问题得到了解决。

当然,对于当今的工人们来说,藏一些小的东西在工作地点一个可靠的地方,比把它们偷偷带出工厂更为安全。在一个更为现代化的装置中,IT工程师可以给他们编写的软件设置自己的指令,没有他的指令,软件不能运行。

用老板的信头订购大量不需要的办公室用品,并把它们分发到办公室。如果你的公司有一个免费电话号码,可以叫你所有的朋友打电话来发泄对当前情况的不满,电话线路将会堵塞。也可以向一个免费邮件地址寄送大量沉重的邮件。发挥想象力,使用你们的杀手锏,将有无限可能。

(Libcom.org文库中有不少关于工作中蓄谋破坏案例的的介绍。)

译者注:monkey-wrenching ,意指将扳手仍进机器,阻止机器工作,该词起源于1918年。隐喻各种蓄意破坏性行为。

选择性罢工

有时候全面性罢工倒不如快速的随机性停工更为有效。下面是一些关于如何组织这种有选择性、快速罢工的一些建议和信息。

原文:"Selective strikes" from Libcom's guide to workplace organising.
中文翻译: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可预测性的突发罢工是工人们手中一件很重要的秘密武器。1991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教师们就运用了选择性罢工的手段,收效显著。周一周二他们前去参加示威,周三在退回来继续上课,在周四的时候又进行了一次罢工,周五和下周一再次回校恢复代课的状态。

这样来来回回、时断时续的策略不仅阻止了学校的管理者放弃聘用那些不会参加罢工的新人来代替老师们的工作,又迫使这些很久不授课的管理人员在教师不在时充当学校的职员。这个策略非常有效以至于宾夕法尼亚州立法机构迅速通过了一项宣布选择性罢工为非法行为的议案来。

消防员也会在某些时候罢工,只是几个钟头,我们就能用最小的代价换取对管理层和潜在工贼之间的最大破坏。